南京原創音樂創作社

寻仙手游合头像框道具:聽常青講述尤恩往事:一堂美院的“刷墻課”

美術報2019-06-16 20:55:20

2018寻仙手游微信坐骑礼包 www.xcypj.icu ▲ 點擊上方關注?美術報,分享美的一切




尤恩·厄格羅,1932年出生于英國倫敦,19481950年求學于坎伯威爾(Camberwell)工藝美術學校,?并獲戴維·默里(David Murray)獎學金, 1951年轉入斯萊德(Slade)美術學院,1961年在倫敦舉行首次畫展。1967年開始在斯萊德和坎伯威爾從事教學和創作,?并定期舉辦個人畫展,?先后獲得約翰·摩爾繪畫(John Moores Painting Prize)一、二等獎,其作品為世界許多著名的藝術博物館和畫廊所收藏。1997年5月具有國際影響力的布魯斯和達比畫廊(Browse&Darby Gallery)為他舉辦的畫展,標志著他的藝術頂峰的到來。2009年3月布魯斯和達比畫廊繼1997年之后再次為厄格羅舉行了大型的回顧展,引起了巨大的反響。其畫作形式獨樹一幟,具有深刻的藝術思想,表現出寧靜、理性、嚴謹和深刻的典雅風范。




常青,1965年生于中國四川成都。他于1989年從中國美術學院油畫系畢業并留附中任教,現為中國美術學院油畫系教授。其作品曾在中國以及包括新加坡、日本、德國、美國等海外地區的美術館和藝術機構多次展出,并被包括中國美術館、上海美術館以及浙江美術館在內的中國多個重要美術館永久收藏。





尤恩和美院學生合影(后排右五為尤恩,尤恩前穿黑色背心者為常青)


成長路上,有時會有這樣的機緣巧合,讓你在懵懂的少年時代就愛上一個人的作品,此后又不經意地遇見藝術家本人卻一時并不知道面前的他就是你喜歡的那個他——當常青這樣開始講述他與一位英國藝術大家的淵源時,我們明白他所指的正是我們期待萬分的尤恩·烏格羅。

隨著尤恩·烏格羅的作品被越來越多的人喜歡和解讀,談論尤恩和他那些“有意味的痕?!彼坪醭晌艘恢質鄙?。但對于曾與尤恩·烏格羅近距離相處了一段時間,并接受過他教學的中國美院學生們來說,尤恩顯然已超越了時尚和符號的意義而成為更內在鮮活的記憶與烙印。

尤恩·厄格羅作品



刷墻


那還是1987年的秋季,尤恩·烏格羅應邀來中國美院講學。也許由于那時的資訊根本無法與今天同日而語,也許荷爾蒙過剩的青春把更多注意力放在了別處,總之當得知英國畫家尤恩要來美院和班上教學時,同學們一方面非常高興,另一方面卻也沒有能夠做關于畫家情況的必要功課。

還在讀大二的常青是班里的班長,自然而然擔負起了配合畫家老師組織教學過程的相關任務。尤恩個子不高,平日里不茍言笑,即使跟他這個班長也是交流不多。

稍稍有些匪夷所思的是,這位畫家老師給學生布置的第一個作業竟是“刷墻”——尤恩花了大約整整三天的時間,讓學生一起陪他在教室里刷一面暖調的墻。

涂料的顏色由畫家本人親手調制,刷墻全過程一絲不茍——這個場景有點像馬克吐溫筆下的湯姆·索亞,如何以自身興味盎然的刷墻行動來吸引小伙伴們參與分擔他的勞動,但尤恩顯然不像湯姆那般慧黠和有趣味。

最終,墻總算成了尤恩想要刷成的那個樣子,平整、純粹和色調優雅。然后,他開始在那暖色的背景前擺模特,學生們也終于開始了他們漫長等待后的寫生。


尤恩·厄格羅作品



一公分


由于尤恩在美院的教學一共也就一個月,對于他花十分之一的時間來做“刷墻”這件事,常青難免有些抵觸和耿耿于懷起來,甚至覺得老師頗有些裝神弄鬼。時間可貴,他原本總是想從老師那里多學一點。

于是作為小小的報復,常青想,既然都說英國老師以精準聞名畫壇,那么他無論如何要把那個女體模特畫得無懈可擊,也好讓老師對中國學生刮目相看。

抱持著如此信念,常青的發奮程度是可想而知了。當他終于畫成以后,他也率先請尤恩來品評他的習作。尤恩走到他身邊,并沒有說什么,相反卻盯著常青的頭頂看,這時的常青有點小優越感,因為他覺得尤恩似乎在“仰視”他。

然后尤恩環顧四周,又看向教室門外,當他像發現了什么,就自顧走開了。常青也不知發生了什么,他循著尤恩的背影,看到老師從門外找了塊磚頭,當磚頭把尤恩墊高,常青才明白,他那個獲得仰視的感覺,不偏不倚,恰好就是他和老師的身高差別。

現在,站在磚塊上的尤恩終于“長成”學生同樣的高度了。



尤恩·厄格羅作品?


尤恩于是就在常青寫生的那個點上觀察模特,他一會看看常青,一會又看看他的習作,還不時瞇縫著眼睛拿筆比量,約摸持續了一分多鐘。常青的心幾乎吊到了嗓子眼,他分明是自信的,可是在老師的沉默和火眼金睛前,他依然有一絲隱隱真實的壓力。

Everything is perfect except——here”!

常青幾乎暈厥在那個here”聲里了,當他故作鎮定地去印證那個“here”時,他相信“悲劇”千真萬確地發生了。

原來尤恩所指的“here”,正是模特所坐落的那個“臺面”,無論如何,畫布上的“臺面”驚悚地高出了近一公分。也就是說,尤恩指出了常青習作中的小瑕疵,在他對作品整體給予高度認可的同時。

“那是我把透視看錯了——如果無限放大所處的情境,那個錯誤是嚴重的!”


尤恩·厄格羅作品


尤恩和美院部分師生在刷好的墻前合影,左為青年許江(現中國美院院長),此圖像由常青同學拍攝



人生仿佛成初見


“一公分”的考量刺激和震撼了常青,很多年后,常青依然能回味起當時的“各種難受”,但是他對于畫家老師卻是真心服帖了。

此后的日子,常青看尤恩的眼光和心思完全不同了。一種亦師亦友的情愫開始瘋長。尤其是,當他終于意識到自己還在讀附中時,就曾在大學部一個關于西方繪畫的講座中通過幻燈看到過尤恩的作品,并為它們的出眾和鮮明風格所打動——他對于眼前的相見,就更覺得是恩賜和傳奇而愈加珍惜起來了。

但尤恩依然是那個尤恩,雖然他也開始喜歡起他的中國學生尤其是眼前的“助理”,他依然非常節制他的鼓勵和表揚,并且一如既往地不茍言笑。只是在課后或周末去外匯商店購物時,總會叫上常青同去。

雖然至多也只是沿著西湖走走,或偶爾穿插幾句他對于藝術的見解,但那無疑已成了常青特別奢侈和值得回味的時光。


尤恩·厄格羅作品



繪畫態度和價值觀


就像所有的時光都會有故事,發生在外匯商店門口的一件事,讓常青有機會更深地走進老師的內心。

那次如同往常,尤恩原本是要買東西的,可那天的商店不知何故有些過于喧鬧,待他們走近一看,原來店里云集著一群美國顧客。尤恩也沒說什么,只抽出幾張外匯券交給常青,說讓他隨便買,他就在門口抽根雪茄,不進店里去了。



尤恩·厄格羅作品


對于向來平靜的老師的反應,常青是敏感的。在常青的心目中,美英長期互為友好,所以一定有什么觸動和觸痛到了老師,雖然他無法確知那是什么。

彼時世界藝術中心從歐洲轉移到美國已有時日,“當代藝術”熙熙攘攘參差不齊。而改革開放后的中國,一方面以更開放的姿態接受和包容異彩紛呈的藝術流派,一方面依然對傳統寫實保持著高度的敬意。這會不會是老師選擇來中國的原因呢?



尤恩·厄格羅作品


正是從那一刻,常青更深味了老師的孤獨,也由此更讀懂了老師的理性和冷漠。在他看來,理性和冷漠既是偉大藝術家的時代遭遇,更是藝術家在“被邊緣化”境遇中對自身藝術品格堅如磐石的守護,不管外面的世界如何變化,老師的審美和藝術追求不變。

在這個意義上,尤恩·烏格羅,就像我們認識的另一個英國畫家弗洛伊德一樣,是最能代表英倫氣質的畫家,而能夠代表民族氣質的畫家,無疑是最優秀的畫家!

因此,關于尤恩的往事,也是青年常青的人生大課!它影響日后常青的,除了透視、藝術風格,更有繪畫態度和價值觀……


尤恩·厄格羅作品




- - - - - - - - - - - - -


?| 周澍

轉載請注明出處

美術報官方微信平臺

感謝有你一路同行

微信ID:meishubao

長按二維碼關注我們

??點擊“閱讀原文”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