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原創音樂創作社

寻仙手游登仙台探索点:韓紅新歌《忠于自我》:抒情大師少為人知的“搖滾之路”

韓紅2019-07-07 03:15:57

2018寻仙手游微信坐骑礼包 www.xcypj.icu

才會炙熱

心之所往














? ? ? ?在《我想和你唱》第五期,“音樂主人”韓紅剛推出的一首新歌《忠于自我》,成為了節目片尾的主題曲。這首新歌如同上個月推出的《飛云之下》一樣,是兩位樂壇大咖強強聯合——由著名創作歌手林俊杰作曲并擔任制作人,不一樣的是,《飛云之下》是溫情暖心的抒情慢歌,而《忠于自我》是一首搖滾。

???????這首搖滾作品內涵厚重,震撼人心,上線的短短兩天內已經俘獲了一大批聽眾,被認為是韓紅勇于挑戰自我,勇于拓展自己音樂風格的成果。

????????這實在是一個不大不小的誤會。

???????“挑戰自我”、“拓展”這樣的詞兒,是用來形容一個人去做一件自己從來沒做過的事,但韓紅與搖滾樂的淵源,實在是比大多數聽眾所認為的,要早的多,也深得多。

? ? ? ?在2005年一檔名為全明星歌會的電視節目上,韓紅爆料說:自己曾在一個名為“感覺女子”的全女生搖滾樂隊任主唱,時間是1988年、1989年左右,那時候她也就十七八歲。

???????對于內地流行音樂史而言,1988年,是個什么概念?

??????1986年,百名歌星演唱會,內地的流行歌手們剛剛集結在一起,第一次向社會昭示了流行音樂在文化生活中的存在力量。

??????1989年,央視一套播出《潮——來自臺灣的歌聲》,大眾第一次集中地了解 了臺灣流行音樂。

??????換句話說,那是冰河解凍、天地初開的初創期。


誰比我懂得我的心 有怎樣的烈火

我要關上耳朵 再決定怎么活最像我

? ? ? ?十年后的1998年,韓紅發表第一張專輯《雪域光芒》,在2001、2002年又相繼推出《醒了》、《歌唱》,三張創作專輯奠定了韓紅的天后地位。

???????對于大眾而言,韓紅音樂中屬于“世界音樂”的那部分,那些西藏題材和民族音樂元素,總是最顯著的記憶點,但對各種音樂類型都有涉獵的聽眾,應該不難聽出韓紅在世界音樂中的表達,也自有其特異之處。

???????我們通常印象中的世界音樂,調性上總是以遠離塵囂的安寧清靜為旨歸,但韓紅的世界音樂,質地上比它們“硬”得多,“燥”得多。不論是《穿行》《天空》還是《歌唱》《天涯》,木吉他和手鼓伴奏中的一段安靜細膩的主歌過后,總是會轉入電吉他、合唱隊等多層次、電聲化的大編制編配,最后在一個“熱”和“燥”為主調的大高潮中激情洋溢地結束。

???????詩情畫意的世界音樂作品中,暗中包裹了一顆熾熱的“搖滾”之核,這種獨特性既來源于韓紅這個創作兼演唱者的創作才華和審美偏好,也反應了幕后制作團隊的能力,當時韓紅的唱片公司麒麟童文化本就有紅星生產社的部分班底,制作陣容幾乎囊括了當時內地搖滾樂的半壁江山。

? ? ? 到了2009年《聽我的聲音》專輯,主打歌《聽我的聲音》本身就是個霸氣十足的搖滾作品,與剛剛推出的新歌《忠于自我》對照來聽的話,從反思現實、堅持自我的態度,到擲地有聲、舍我其誰的氣勢,都可謂同氣連枝,一脈相承。

? ? ? 綜上所述,韓紅與搖滾樂之間,有著長達30年連綿不斷的深刻淵源,故此,《忠于自我》的成功,并不是韓紅“挑戰自我”的結果,更談不上是因為與別的音樂人合作而拓寬了她的音樂風格,韓紅的音樂視野和表達能力本來就不存在明顯的盲區和天花板,而搖滾,本來就是她最熟悉和最擅長的音樂類型之一。


愉快地忠于自我

痛苦地忠于自我

? ? ? 如果說搖滾樂主要還是一種音樂類型的概念,那么搖滾精神,指的則是超越時代和種族、人們共同向往的一種人生態度和價值理想?!噸矣謐暈搖凡⑽賜A粲諭庠詰囊」魴問?,更承載和傳達了一個堅實的搖滾精神內核。

???????處身于這樣一個信息過載的網絡時代,無數種聲音,無數種選擇,人們究竟要做些什么,不做什么,才算是真正的忠于自我?這首歌用樸素的表達切中了要害,給我們指出了正確的方向。

??????“聽著別人勸說,跟著人潮流動”,我們失去了自我。這樣的人生,“表面不錯,內心破洞”,因為“沒靈魂的人最窮”。要怎樣才能突破這種困境?要“關上耳朵,再決定怎么活最像我”。忠于自我就是這樣簡單和輕松的事嗎?不,“最好的都不好獲得”,要付出很大的代價,包括孤獨、恐懼,痛苦,只有承擔了這些,才能勇敢地忠于自我。


忠于自我

? ? ?因為這個搖滾精神內核的存在,《忠于自我》也可以說成為了韓紅的音樂自傳。韓紅音樂之路的成功一直到今天,從來不是因為大眾所認為的“變”,恰恰是因為她“不變”的“堅持”,她的“忠于自我”。作為一位殿堂級歌手,在行業環境好的時候,她沒有躺在功勞簿上吃老本,一路銳意求新,在行業環境不好的時候,她也從來沒有逃避和退縮,一直用各種方式繼續著她的創作,她的音樂創作總是不計代價,全力以赴,因而,她的音樂表達也總是能夠直指人心。(文/關士禮)